©扬州市维扬区起源文化创意设计中心  版权所有      苏ICP备 11052179号-1     |     联系我们
弘扬3000年历史文化,让世界更懂扬州!
  • 忆昔日淮盐重镇 - 仪征十二圩

  • Recalling the old center for the Huai salt - the Yizheng SHIerwei

  • 发布时间:12-12-14  |  文章来源:扬州起源  |  浏览人数:5931  |  我要说说哩!
  • 上一篇:2012年度古城保护与古建筑修缮培训班
    下一篇:可拓展的木房子
  • 摘要:十二圩地处长江边,西与仪征市区相连,东距扬州五十五华里,江面水域宽阔,地理环境优越,是仪扬运河入江处的江湾码头。康熙初年,江淮间发了一场大水,后老百姓筑圩17道,今十二圩当年就处在第十二圩坝地段,故称十二圩。盛时有整齐街市5华里,注册商铺400家,人口20万,人称“小上海”。
  •       十二圩地处长江边,西与仪征市区相连,东距扬州五十五华里,江面水域宽阔,地理环境优越,是仪扬运河入江处的江湾码头。康熙初年,江淮间发了一场大水,后老百姓筑圩17道,今十二圩当年就处在第十二圩坝地段,故称十二圩。
          提起十二圩,不能不说到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食盐,可以说十二圩因盐而兴。清道光年间设淮盐总栈,初设于泰州,后迁至瓜州,由于江流冲刷,瓜洲江岸不断坍塌,威胁盐栈。为了淮南几十万引盐的行销大计,在当时盐政李宗羲、盐运使方浚颐的主持下,决议迁栈。经过实地勘查和综合分析,决定将盐栈由瓜洲迁往十二圩,自此十二圩成为两淮盐务汇集转运重镇。盛时有整齐街市5华里,注册商铺400家,人口20万,人称“小上海”。
          盐栈每天进出场之盐一般在六、七万包左右,盐务活动十分繁忙。每天黎明之际,总栈一声炮响,三十多米高的旗杆上立即升起蓝底白字“卤”字大旗(卤即盐),十里路外即可望见,于是,七镇八乡以盐务为生者以及仪征、河、朴席一带以扛盐为副业的农民便纷纷起来,如果只听炮响不见升旗,就不必徒劳往返。盐场上的工种很多,场内外有过浦、上河、大杠、小杠、施秤、添减、捆工、堆工、扦工、站场、清场、绞包、计筹、跳行、盘堆、封堆、看堆等名目,但主要出劳力的工种是扛盐(进场)、抬盐(出场)、堆盐(作铁轨车推盐)三种。
      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停泊在十二圩江面上的盐船达二千余艘,专门运销湖南、湖北、江西、安徽四大岸盐一万六千包(1200吨),小的也可装盐九百六十包。大船主要运往湖南、湖北、江西各口岸,小船主要运往安徽各口岸及江苏沿江内河各县。由于盐船众多,船工水手的人数约三、四万人,他们来自上江各口岸,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,各自分帮建立了同乡会。除建立苏、皖、鄂、湘、赣各大帮会馆,还建立了若干小帮会馆,开始称为十八帮,经过后来的发展变化,已大大超过十八帮的数字。
          据70多岁的秦旭东老人回忆,当年盐场有几百亩的范围,每堆足有两层楼那么高,稍微出些太阳眼睛就被白花花的盐粒眩得发晕。十二圩十八个帮,每到5月头,帮会间就会展开竞舟赛,热闹得不得了,那炸的鞭炮屑子,能埋住脚脖子。”苏、皖、鲁、鄂各帮人士,正月里都要请家乡剧种来十二圩搭台唱戏,仿佛又是一出竞赛。
          这样的兴盛场景只持续了六十多年,先是受国民党政府颁布“新盐法”而遭到挫折,后遭日寇侵华炮火的轰击受沦陷之苦,十二圩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。
          今日十二圩“扬子中学”校门,便是清朝淮盐总栈的遗迹。大红的门楼朝向西南,面对盐河,单檐五架对间红漆大门,门宽1丈,高2丈。据当地人回忆,食堂前的广场上有着一块巨石,是当年盐船上称盐用的大秤砣,一面刻“砝部”,一面刻“较准”,是光绪戊申年旧物。据推断应是官府制造,“较准”仿佛是来自官府的保证:您放心称,讹错不大!如果这块巨石已被收藏至博物馆

          盐务总栈的对面,便是盐河了,河边还有古码头,20级青石板,被枯草掩盖,清冷的冬阳下,河边芦苇凋零,分外萧杀,一只木舟陷入淤泥,偶有几只飞鸟飞向长江,令人心生怅惘。
          由盐栈南行,很快就到了十二圩的老街,这是古镇保存最好的一条古街,位于镇中,系东西走向,从头帮到尾帮,总长5华里。街的格局基本未变,有巷子将其分割成很多段,每一段有一个名字,解放后统称为工农路。街上原来铺着麻黄石,可惜多半已被人撬去。走在这个老街上,十二圩给人的第一强烈印象是苍凉。不过,透过苍凉,我们仍依稀可见它往日的风貌。古老的街道仍保留旧貌,昔日因商业而建立的会馆较多,如湖南会馆已改成大会堂,江西会馆大部改建,尚留少数建筑,风韵犹存。往日存放食盐的堆栈已失去昔日繁华,大多数改为居民住宅
          街道上的巷子很多,今天或毁损,或改建,完整保存下来的了了无几,最好的当数江巷。这条巷子过去有典当行、水炉、石灰店、小百货店、邮局、天池浴室、华洋旅社等多家店铺。今天,再走进江巷,原先的热闹景象早已不见,路面两侧不时散落着一些显然曾经属于巷子里某座老房子的砖石。巷子里住着不少居民,只有那些年事很高的老人还能大体回忆得出江巷过去的状貌。华洋旅社的旧屋还在,无人居住,严重破损的屋顶、砖墙已很难让人想象,当年这里是富人、洋人出入之所。门边的柱体提醒人们,华洋旅社曾经是十二圩街上一座带有“洋气”的建筑物,铁皮包门,圆石抵梁,颓圯中亦显骄奢之态,这旅馆当年是天天爆满,经年养着6位姑娘。那容貌与才情,秦淮河上的八艳恐怕不过如此。

          说起十二圩,不得不说到该地特产――五香干,被誉为长江中下游的“干之王”。这是有历史渊源的。清光绪年间,十二圩窦天昌、中和兴二店干与高邮界首、当涂采石两地干被为沿江三大名干。后来,窦天昌干在竞争中精益求精,质量不断提高,不仅战胜了本地同行中和兴,而且北压界首,历超采石,销路远至上海、武汉、徐州、蚌埠等地。在沪宁、浦口线火车上,在沿江各大小客轮上,均有十二圩窦天昌干出售。凡在十二圩集散的盐船上的商人,往往会携带千百块干,既作馈赠亲友之上品,又为途中佐餐之佳肴。镇江、南京、仪征、扬州一带的农民家中,十二圩五香干乃席上常备之珍馐。

    标签:仪征十二圩盐都
  • 用户:
    用户名: 密码:   
  • 点评回复:点击头像可回复其评论!
    • 您的昵称:
    • 您的邮箱:
    • 选择头像:
    • 上一套
      下一套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